大发欢乐生肖规则-盘锦新闻网
点击关闭

汇率中国-美国财政部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 时间:

徐冬冬饰演小龙女

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恪守歷次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關於匯率問題的承諾精神,堅持市場決定的匯率制度,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匯率用於競爭性目的,也不會將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一直以來,中國央行致力於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這個努力大家有目共睹。

近期,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國際社會一片嘩然,質疑聲此起彼伏。北京時間8月10日凌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2019年度中國第四條款磋商報告認為,中國幾乎沒有進行外匯干預,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與基本面和可取政策所對應的水平處於同一水平。

第二部是2015年的《貿易便利與強化法》,根據這一法案,美國財政部每半年對別國宏觀政策和匯率政策進行評估,並對於「匯率操縱國」制定了三條具體的量化指標,最新的量化指標是:一是該經濟體對美國存在較大的貿易順差,每年超過200億美元;二是該經濟體的經常賬戶順差佔GDP比重超過2%;三是該經濟體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對持續單邊干預的評估標準為該經濟體通過買入外國資產促使本國貨幣貶值,且過去12個月中至少有6個月多次凈買入外匯,購買總量占該經濟體GDP的比重達到2%。如果一個經濟體三個標準都滿足,則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

儘管中國對美國貿易順差顯著,但是在2018年,中國經常賬戶順差與GDP之比僅為0.4%左右,其中有3個季度還是負值;2016年下半年至今,中國外匯儲備規模一直穩定在3萬億美元左右,根本不存在大規模買入外國資產促使本幣貶值的可能。所以即使按照美國自己的標準,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也是毫無道理的。

天下有大勇者,猝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面對美方的極限施壓,中國最重要的還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時也奉勸美方懸崖勒馬、迷途知返,回到理性和客觀的正確軌道上來,在平等對話基礎上和國際規則框架內解決中美經貿問題。畢竟,馬路不是你家的,如果一直霸道任性橫着走,後果可想而知,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更何況,從國際層面來看,對於一國匯率的評估主要是IMF負責的事情,該組織要求成員國「避免操縱匯率或國際貨幣體系,以妨礙國際收支的有效調整並獲取對其他成員國的不公平競爭優勢」。也就是說,IMF才是國際上開展匯率評估最權威的機構。自2015年以來,IMF評估都認為人民幣匯率處於與中國經濟基本面大體相符的均衡水平。

這份報告肯定了中國在匯率問題上沒有所謂的「操縱」。對於這個國際公認的客觀事實,美國一些人為什麼強詞奪理、顛倒黑白,背後的美國利益至上主義和經濟霸凌居心早已昭然若揭。

近期的人民幣匯率所面臨的短期波動和貶值壓力,正是市場在匯率變化中發揮更大作用的體現。長期來看,中國經濟基本面穩健向好,決定人民幣匯率沒有大幅波動的基礎。

這次美國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且不說美國有沒有權力當這個「裁判員」、判定別國是否操縱了匯率,甚至連自己此前制定的所謂「匯率操縱國」的標準以及結論都推翻了,在全世界面前自己打自己的臉。

這次美國一些人指責中國「操縱匯率」,發生在人民幣在岸和離岸匯率雙雙「破7」之後,行為之無理程度和邏輯之荒謬程度令人咋舌。美方出爾反爾又將對中國出口商品加征關稅,引發市場情緒惡化,導致人民幣貶值壓力相應加大並歷史性地「破7」。美方自身行為蠻橫無理、主動引爆局勢升級,才是導致人民幣貶值的根本原因,這一點無需多說。美國一些人不先從自身找原因,卻指責中國不干預匯率貶值就是「操縱匯率」,實在荒唐至極。

然而2015年以來,美國財政部已經依據這個法案開展了7次評估,沒有一個國家被列為「匯率操縱國」。今年5月28日美國財政部的匯率政策報告明確表示:「美國所有主要貿易夥伴都不符合2015年認定的匯率操縱的相關標準。」

事實上,中國不僅沒有「操縱匯率」,恰恰相反,中國一直在積極推動匯率市場化的進程。中國實施的是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尤其是2015年8·11匯改以來,市場在人民幣匯率形成中的角色從接受者轉變為參与者,人民幣匯率雙向波動加大,匯率彈性明顯增強,市場化改革取得的進步獲得世界認可。

對於這些明擺着的事實,美國一些人選擇視而不見。他們已經習慣了經濟霸凌和強權主義,完全不把國際規則放在眼裡,想搞誰就搞誰。這種歪曲事實、亂揮大棒、亂貼標籤、惡意抹黑、任性妄為的行為,已經引起國際輿論的質疑,註定會遭到國際社會的唾棄。

怎麼才過了兩個月零幾天,美國財政部就不顧客觀事實和自己此前已經得出的結論,給中國亂扣「匯率操縱國」的帽子,翻臉速度比翻書還快,毫無信譽可言。這種行為不僅嚴重違背經濟學的基本常識,也踐踏了其自身的專業精神。

美國先後制定了兩部法案,用以評估別國的匯率政策,來為自己的貿易投資謀便利。第一部是1988年的《綜合貿易和競爭法》,但是這個法案對於所謂「匯率操縱國」的認定標準十分模糊。

上世紀80年代之前,美國一直是貿易盈餘國家,此後轉向貿易逆差。為了扭轉自身的貿易逆差擴大、國際收支失衡的格局,美國開始採取手段強力壓制貿易夥伴國家,甚至連所謂「盟友」都不放過,其中在匯率方面施壓一直是他們的慣用伎倆。一旦給別國安上「操縱匯率」的罪名,美方便有借口進一步加征關稅、迫使別國貨幣對美元升值,以達到提升自身出口貿易競爭力的目的。從廣場協議到盧浮宮協議,美國一些人在外匯干預方面一直沉迷於「世界警察」的角色不能自拔。

今日关键词:北师大退档25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