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的胜利其实是父权的胜利-盘锦新闻网
点击关闭

自由父权-《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的胜利其实是父权的胜利

  • 时间:

施华洛世奇道歉

對抗命運是從希臘神話的時代就開始討論的命題,命運是一個圓,越逃避就越靠近。哪吒和敖丙一出生就被下了定義,一個天誅地滅的魔童,一個是身負家族自由與榮耀使命的救世主,他們就像火焰與海水一般相剋最後卻成為彼此唯一信賴的朋友。影片看似崇尚追求自由、實現自我,可是依然使我感到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對這兩個人來說,給予他們肉身的父親以及賦予他們真實身份的命運,都是一種父權的存在。愛民如子的李靖面對魔童降世,不惜一門一戶祈求百姓接受這個混不吝,用自己的生命換兒子的生命。而哪吒也沒有真正做到「我命由我不由天」,從頭到尾他都格外在意世人的偏見,不惜用性命去證明自己不是魔,和他的父母一同守護陳唐關,做百姓心中的英雄。敖丙是更加受制於父權的存在,也許很多觀眾把這部電影的淚點放在哪吒得知父親一命換命那裡,但在我看來,整個龍族將最堅硬的龍鱗附加於敖丙的那一刻,是最哀莫的。敖丙從來都沒有選擇的權利,王臣父子的宗法支配上下五千年,父權是枷鎖、牢籠和永無天日的長夜,所以最後只能與哪吒一同向死而生,他們反抗的都只是世人的、輿論的偏見,命運依舊轔轔向前。

《哪吒之魔童降世》:哪吒的勝利其實是父權的勝利?

    

觀眾有時候總希望電影里的人替自己過更自由、更幸福、更勇敢、更無法無天的人生,所以想看到哪吒對抗心中的魔,對抗不公平的命運,想看到哪吒拋棄所有的偏見,管他什麼父慈子孝、什麼國泰民安,就要「我命由我不由天」。

一部《哪吒之魔童降世》再次引爆人們對國漫崛起的討論,從《大聖歸來》到《大魚海棠》《白蛇·緣起》,再到《哪吒》,每出一個爆款都激發我們對「何謂國漫」的思考。因為說到動畫,便不得不提及迪士尼,細緻到每一根毛髮的畫面、歌舞音樂的華彩、緊湊的故事節奏、永遠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伴隨幾代觀眾童年,直到現在我還能回憶起《公主與青蛙》里的對白,「星星只能指引你一段路,你必須努力付出才能繼續前進,如此一來,只要你有心就能完成任何事」。潛移默化中,我們是如此篤定地信賴這樣的價值觀,勇敢追求真善美,擁有強烈的進取心和創造力,努力實現個人價值。國產動漫之所以無法在少年少女心中種下能陪伴一生的種子,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它借鑒、模仿的太多,尤其是日本熱血動漫對國產動漫的影響異常深遠。像《哪吒》這類現象級動畫電影,其故事依託了古老的民間神話傳說,哪吒的形象主要記載於元代宗教神話典籍《三教搜神大全》,活躍于明代神魔系列小說名著《西遊記》《南遊記》《封神演義》等多部古典文學作品,精神內核是對父權的抗爭。這是完全立足於本土的電影基因,外化成哪吒的台詞就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吶喊,喚起人們普遍的情感共鳴。

    

沈育曉/文

動畫概論上一直有「中國學派」的說法,指的是發軔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成熟於六十年代,收穫於七八十年代的一批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動畫作品。這一發展過程的兩個階段,中國動畫片的創作數量和藝術質量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並且因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而頻頻在國際上獲獎。發展到今天,這種民族特色實際上已無太大的優勢,從《功夫熊貓》到《花木蘭》,迪士尼最大程度保留中國風格,仔細研究中國武術的一招一式,甚至聘請了中國的一大批文學家、歷史學家、藝術家,對影片的腳本、情景、造型等進行了反覆研究審核,以保持其中國的特點和原著的精神。因此所謂的民族特色是可以信手拈來的,中國學派想要立足於世界動畫之林,不是身披鎧甲手握利劍就能替父從軍,而是傳遞出來的價值觀追根溯源依然能在這場短兵相接的博弈中找到只屬於這片土地的血腥氣。

今日关键词:1个月拨300次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