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8%受访单身青年在婚恋交友平台注册过-盘锦新闻网
点击关闭

平台交友-78.8%受访单身青年在婚恋交友平台注册过

  • 时间:

互联网大会蓝皮书

張曉覺得婚戀交友平台很適合自己,「我性格靦腆,和陌生人面對面溝通容易害羞。在網上,即使主動跟人說話沒有收到回復,我也不覺得沒面子」。

張曉曾通過一個婚戀交友平台的微信公眾號,註冊了該平台的會員。「平台會不定期地組織線下活動,我時常在公號上看到平台用戶牽手成功的消息。不過,我身邊還沒有通過相親交友平台『脫單』的朋友」。

「婚戀交友平台儘管使用便捷、門檻低,但上面信息的真實性難以保證。」凌子分析,互聯網平台在用戶信息審核上存在不足,帶來一些問題,「比如,婚戀交友平台上,一些別有用心的人通過各種手段假意和他人交往,騙財騙色。還有的人希望在平台上找一個有房有車的對象,看到對方標出的條件符合自己需求,在缺乏仔細考察的情況下就以結婚為目的和對方認真交往,結果被騙」。

林鵬覺得,通過婚戀交友平台找對象,比靠他人介紹對象更靠譜。「介紹人往往只了解被介紹者的基本情況,並不熟悉其性格。被介紹的兩個人見了面,很可能發現彼此不合適。而一些婚戀交友平台會要求用戶填寫性格測試問卷,通過大數據計算篩選出可能和用戶匹配的對象」。

在北京某事業單位工作的90后張曉(化名),一直在為「脫單」(擺脫單身狀態——編者注)努力着。「我見過家裡安排的相親對象,也參加過校友會組織的聯誼活動,還註冊了婚戀平台,參加過平台組織的線下相親活動」。

「我的一個好哥們兒通過婚戀交友平台成功找到了對象,所以我才去註冊了。」林鵬說。

唐璇也覺得,婚戀交友平台的測試是個很有用的功能。「以前,婚戀交友平台更多是根據用戶的年齡、收入和居住地等基本信息分類,現在通過各種測試,用戶能更多地了解自己和平台推薦的對象。」 唐璇通過婚戀交友平台的測試,發現自己更喜歡和伴侶一起享受「二人世界」,而不希望與對方的家族有太多聯繫,「另外,我消費比較理性,希望另一半也是這樣」。

「現在,許多年輕人迫於父母的壓力及『適婚年齡』帶來的焦慮,而着急找對象。在戀愛關係中,他們中很多人包容能力較差,一旦出現矛盾,容易想以分手的方式逃避,而非通過雙方的磨合去解決問題。這也導致很多年輕人容易戀愛,但是難以與對方攜手走進婚姻殿堂。」凌子建議,婚戀關係中,年輕人要明確自己的需求以及自身定位,不要總抱着一些不太現實的期待,另外,不要將改變自身命運的希望完全寄托在另一半身上,過於看重對方物質條件,要警惕不法分子設下的婚戀陷阱。

78.8%受訪單身青年在婚戀交友平台註冊過

28歲的林鵬(化名)在天津從事科研工作,曾經見過一位家人介紹的相親對象,因為感覺不太合適,沒有和對方繼續發展。去年,林鵬在一家婚戀網站註冊了會員。「我工作比較忙,空余時間在上面瀏覽一下,看到喜歡的人就聊一聊。平台根據我的需求,比如所在地、年齡,篩選出符合我要求的用戶,幫我節省了不少時間」。

年輕人要明確自己需求以及定位

78.8%受訪單身青年在婚戀交友平台註冊過

互聯網的發展給了單身青年更多擇偶的渠道。現在不少年輕人會通過婚戀網站、社交應用平台、微信群、微信公眾號等交友和擇偶。近日,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wenjuan.com),對1972名單身青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8.8%的受訪單身青年在婚戀交友平台註冊過。在註冊了婚戀交友網站的受訪單身青年中,62.1%的人看中的是平台的大數據匹配功能,60.4%的人是為了通過網絡社交多認識一些人。

張曉今年年初也註冊了某婚戀平台的會員,想藉此拓寬交友渠道,「網絡這麼方便,多認識一點兒人,沒準兒就能發現合適自己的了」。

調查顯示,在婚戀交友網站註冊過的受訪單身青年中,62.1%的人看中的是平台的大數據匹配功能,60.4%的人是為了通過網絡社交多認識一些人,47.7%的人覺得平台可以呈現更多用戶信息,便於用戶快速相互了解。

數據顯示,通過別人介紹對象(70.7%)、註冊婚戀相親網站(68.2%)是受訪單身青年嘗試「脫單」的主要方式,其他還有:加入社群和興趣圈(50.6%)、逛相親角(20.3%)和參加單位組織的聯誼(23.0%)等。

「相對網絡上的社交能力,現在的年輕人在現實生活中交友能力普遍較弱。」浙江省工會婚戀專家凌子分析,這導致許多年輕人將尋找另一半的希望,寄托在互聯網上。

數據顯示,78.8%的受訪單身青年在婚戀交友平台註冊過。進一步交互分析發現,82.6%的受訪單身男性註冊過,比例高於受訪單身女性(75.1%)。在不同級別城市中,一線城市受訪單身青年註冊的比例最高(82.3%)。

受訪單身青年中,男性佔48.2%,女性佔51.8%。來自一線城市的受訪者佔33.0%,二線城市的佔48.5%,三四線城市的佔16.7%,縣城或城鎮的佔1.5%,農村的佔0.3%。

今年27歲的唐璇(化名)在研究生畢業后就被家人催着相了很多次親,「最密集的時候,我半個月見了6個相親對象。其中,有家人和親戚介紹的,有單位同事介紹的,還有家人在公園相親角里幫我找的」。

唐璇發現,自己真正會見面的相親對象,大多是他人介紹的,而在婚戀平台認識的人,她一般只是加微信,偶爾聊幾句,「可能大家對於通過婚戀交友平台找對象,心態上比較順其自然,所以和從那上面認識的人聊天時,才有一搭沒一搭的」。

調查中,54.0%的受訪單身青年稱自己身邊通過婚戀交友平台「脫單」的人多,27.1%的受訪單身青年覺得一般,10.5%的受訪單身青年覺得不太多,8.4%的受訪單身青年覺得很少。

今日关键词:破烂教授走了